最新公告:

政协海洲街道联络委开展“民生议事堂”回头看活动9月18日上午,政协海洲街道联络委开展“民生议事堂”回头看活动,政协委员、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物业管理中心和街道社区管理办相关负责人参加,听取“民生议事堂”协商建…

当前位置: 首页 >  > 学习园地 > 书画作品

陈伟农

2017/4/1 14:40:52 人评论

|陈伟农|

陈 伟 农 

 旅法艺术家,1962年出生于海宁,1988年中国美院毕业,2001年,赴法国巴黎国际艺术城艺术交流,后旅居法国,常年往返于与法国巴黎中国海宁之间。

团体: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造型艺术家联盟、法兰西国家美术沙龙、法国艺术家协会。

沙龙: 2006年,德国慕尼黑宁芬堡皇宫艺术沙龙。 2007年起数次参加巴黎卢浮宫《法兰西国家美术协会沙龙》。 2011年,法国《财富巴黎—大皇宫艺术沙龙》。

展览: 1990-2006年,在中国的海宁、嘉兴、上海、杭州、北京、大连、香港、台北举办画展,2001年起连续在法国巴黎、斯特拉斯堡,瑞士日内瓦、洛桑,荷兰阿姆斯特丹,意大利米兰、罗马、德国慕尼黑、柏林举办个展。 2012年6月,上海美术馆主办《陈伟农旅法十年》艺术回顾展

视频: 2011年10月CCTV播出《潮乡画家—不尽江涛笔下来》。 出版: 《中国美术家-陈伟农》,1997年,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陈伟农旅法十年》,2012,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传媒: 中国新闻社、新华社、新华网、新浪网、人民网、《中国画报》、《人民画报》、《人民日报》、《文艺报》、《文汇报》、《解放日报》、《美术报》、《浙江日报》、《浙江美术界》、《江苏画刊》、《东方航空》、《世界知识画报》、《国家美术》、中央电视台、浙江电视台、浙江在线、杭州电视台,《亚洲艺术新闻》、香港《东方》杂志、《欧洲日报》、《欧洲时报》、意大利《 IL MESSAGGERO》、法国《费加罗》杂志、瑞士《日内瓦论坛报》、英国《亚洲艺术》、荷兰《画廊》、法国国家电视三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意大利电视台等。

 获奖: 2000年,获美国世界名人传记中心“2000世界年度人物奖”。 2007年,油画《无题》在法国巴黎罗浮宫获法兰西国家美术沙龙夏尔.科泰大师奖。 2008年,获海宁市政府《海宁潮》文学艺术创作金奖。

陈默艺术工作室: 1998年建成,建筑设计王澍,2012年获普利兹克建筑学奖。

陈伟农美术馆 地址:,中国浙江海宁市仓基街209-8号,邮编314400 网站:Http://www.cnarts.com 、Http://chenweinong.com

 

 

 

陈伟农旅行法十年艺术展

                                                                                     

 

陈伟农属于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画家族群,他们维系了中国绘画3000多年的生命。通过生命一词,我想说的是这如同不断长出萌芽种子一样再生与更替。陈伟农使用的是自古代王朝起就创造了中国画艺术瑰宝的三个法宝:纸,笔,墨。他继续着古代骚人墨客孜孜不倦地探寻人类与神秘的宇宙间关系的那种精神。他继承了大唐帝国艺术家交替更迭的书法与绘画的传统,将书法与绘画这两种孪生自笔墨、价值对等的艺术形式运用得炉火纯青。

 

墨之濺筆也以。筆之運墨也以神—石涛

 

陈伟农从未弃离古人的作品,但他也随道而行、承前启后,“道”这种运行方式引导他进入当代的创作的佳境。

 

陈伟农的书法充满激情、灵动与神韵。它时而刚强,时而柔弱,线条在他笔下奔突跳跃,如歌如诉。它隐秘地表达着力量。在他的画里,那些传统的技艺和笔法的娴熟,如停驻在演奏奇才的古琴独奏上般,这是属于陈伟农的音乐,但又分明也属于我们的时空。

 

我观赏了他创造的万千图景,这些幻境般的水墨作品,悄无声息地渗入了不应被遗忘的书法元素,它紧紧地依恋着,赋予了两者生命并将其柔和地关联在一起。

 

这些来自我们朋友的作品,他的那些带着抒情情绪的抽象概念,表现在画纸上水墨充满激情的波纹,勾画的并非是现实风景。相反,是一种通过神秘的联系与未知、未来的对话,它重新唤醒了我们在凝视天空、山峦、海洋时产生的内心感受与冥思。

 

那透过云层的光线,它穿过了那最后的丛山,从海上斜射,穿越于水与墨的明暗虚实之间,它传达了一种诗情画意。

 

畫龍者得神氣之道也。—

 

陈伟农在随神氣之道一路前行  。时而,暂停于笔尖,他把握着精髓,并让我们读到了他的灵魂。

 

 

 

                                                                                          米歇尔 .

                                                        

                                                                                 法兰西国家美术协会主席

 

                                                                                     20125月于巴黎

 

 

 

 

独立的行走与话语权的争夺

——《陈伟农旅法十年艺术展》

王 学 海

当我们的艺术创作走到一个极限的临界线时,当我们灵魂的思考被套式麻木得没有新感觉时,《陈伟农旅法十年艺术展》给了我们一个惊异。惊异也意味着超越,超越的启示来自陈伟农生命实践的道。2011918日,陈伟农先生只身来到巴黎,旋即,艺术的脚步,又独闯欧洲,德国、瑞士、意大利、荷兰,以大音稀声的足迹一迈就是十年。它也让我想起美国前卫艺术在提倡全球化视野进行研究与反思时,曾认为西方现代艺术来源于亚洲,而抽象艺术则受到过中国山水画的启示与影响。今天,摆在各位受众面前的,当是又一个事实:东方中国的陈伟农先生,正是立根基于中国水墨,又汲纳西方当下正在发展着的当代艺术,并使之与中国传统水墨艺术地互补融合,从而,代表东方中国新水墨的当代艺术(实验)作品,正是通过他的身体、思想与艺术之闯荡,再次去影响西方,同时主动寻求与西方当代艺术对话,继尔在思想碰撞中以跨文化交流的方式去影响世界。

浓缩的《陈伟农旅法十年艺术展》,为我们打开了二扇窗户:一是精神与存在、艺术与现实的多元呈显;二是与异域空气对流,历史与当代艺术多视点的构图方式与东西方艺术通过交流的暗示,达到彼此文化中的相互超越。它让我们在再次理解这个广阔的世界时,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在此基础上滋生出主动的寻找与特色的相异。我们并不能单一地将中国传统的水墨移植到异域的画布上,那只是历史,而是借以当代便捷的交流方式与开放的空气,把传统的中国艺术在自我主体创新的前提下,鸟瞰全球并更加从现实的背景中加大它的天地,加固它的质地,以宇宙浩阔中抽取潜在的力量,去重新建构中国当代水墨新的语境,去给予中国与世界受众审美观念中注入新的能量。譬如在对突围上的认识上,一是对继承传统之单一想法上的突围,二是对至今还囿于“艺术与人品”这类套话中自愚创作观念的突围,而这突围,陈伟农就是以他的作品在作着极富意义的探索表达。

陈伟农先生的艺术作品当然是他个人精神的轮廓隐现,但他的作品的意义恰恰在于为我们打开了东方的历史存在与西方的当代发展的“天眼”,让我们从一种“可能”的感悟中,看到中国新水墨在新一代年青艺术家身上生发的新气象,在他们的神圣情绪与无畏探索中排除一切障碍的清新气势,以别开生面的画面,气韵生动的境界,去弥补东西方不一样的时间艺术的差异,并跨过林风眠、吴冠中的年代,甚至超越赵无极、朱德群的层面,将西方形式与东方精神作着新的提升,在充分展裸东方情怀之中,沟通当代,暗合东西方艺术追求中的共同实质,并在此过程中不断显示出新的生机与张力。当然,艺术作品永远是艺术家虚拟的他认可的那个世界,是完全个我的创新的境界。但如何更好地表现东方写实、写意与西方抽象艺术的关系,如何在当代新一代东方艺术与当代西方艺术中再次找到新的契合点,并在其民族性中更能体现出当代艺术的国际性,当是陈伟农感受大洋风云旅法十年艺术展的核心与宗旨所在。也许,它还不甚圆满,但在当下东西方艺术进一步加深融合与共同创新的当代艺术的历史转折点上,《陈伟农旅法十年作品展》的意义与价值将是无法估量的。因为假若不以洲际论,而以国别论,法国与美国与意大利等的艺术与艺术家们都会有其特殊的精神(文化)向度,问题是陈伟农先生是看到了这一存在的状况和文化实质,以他主动积极并大度地寻求当代世界艺术的共同的自觉意识,在和而不同之中,让世界艺术成为一种新的可能。

且看作品:《墨与光》与《笔底波澜》堪称二幅杰作。《墨与光》完全以个人胸中之气与意中之神,推发出一场风云变幻的太极肇始图,在由墨色墨块与线条如交响乐般演奏时,画笔生发出白色的极光,尤如万千蛟龙遨游苍穹,又在这雄浑气势之中,晕运染生出水化墨后呈现的中国水墨特有的灵动。宣纸在这里就是一张神奇的天幕,而画家则是受上天指派的叱咤风云的元帅骁将,任由精气神三管齐下去艺术地演绎世界,也演绎着自己的心情与才情。《笔底的波澜》则更加注重墨色,或者说在战术上更加注重阵地战术,画家以排笔式的用笔首先以粗壮墨线张撑天地,然后便以涌动的墨块以上下起伏,在左冲右突中呈现心底波澜,间以点擦之法增加墨色的深度与间隙中的力度,最后以机智的左下角淡墨搅水的冲动之状,烘托出整幅画面浓重但不呆滞,深厚又不古板的那种笔墨自潜龙搅起惊天波澜的大家神笔之妙。且整幅的画上下左右全由墨色层叠哄涨,却又不显雍满,可谓无境界不可成高局之典范。与《笔底波澜》成强烈反差的是《水土系列》,在这里画家又如惜墨如金的为文者,即使只是一滴浓墨,也要加上几倍的用水,让水充盈弥漫于滴墨的世界之中,去纵横捭阖,生发出一片流淌中的勃勃生机。而由浅浅的锋毫用笔勾划出的土地上,则在这如奔马如飞鹰般的墨色流淌中,更显出一片淳厚朴实与万年沧桑来。其用墨与用笔,就这样可谓出神入化地表达着水与土的运动关系,人类的生命特征与宇宙美感。而四张抽象画,关键词是宇宙,生态。画中是水在燃烧火,是火在搅动水,好如新的一次盘古开天,它在规律中的变异,是画家注重的核心,表达他自己与这变异有关的生命的状态,是笔墨诉说的新生态中再现的一个新宇宙。由此接续版画式的另三幅系列:(1)方块,岩石片质地的暗喻;(2)玉石里质的流淌,显示浮躁社会状态中画家内心不一样的追求;(3)物质在灵魂里的切片与多样性,宣言着多元视角下中国美术新的现代性中的文化理念与审美想象。

再来看陈伟农先生泼墨山水的特点:陈先生在这里既注重墨与水的灵魂交流,又留意墨与水在技法上的相互作用,更注重西画技法化入中国水墨的实验,由这三个基点上,他为我们创造出了作为“自我流浪”的陈伟农的泼墨山水。

是以自然之景抒我胸中块墨,

是以中外意气呼唤自然之景;

平和中有冲突,

对比中有意境。

在有我与无我之间运行的,既是中西笔墨的新实验,又是画家带着东方中国之气息,感受和参与变化着的当代世界艺术的向前发展态势。应该说,这种画笔的美学阐释在当代中国画家中是鲜见的。正因由此美学见地与新水墨的诠释,才会有《笔墨摇滚》、《畅神》这样大气,新奇和《落墨风雨》这样前无古人的作品。《再深一些》与《象外》,则是中国典型的现代水墨。挥洒传统之墨,抽象大千之意,世事风云,尽数囊括。由这些作品让我们看到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陈伟农作品的另一特色,是以中国水墨在欧洲作着中国式的渲染,它是中国水墨,但不局限于中国水墨的陈式,而是在异域感受异邦文化的背景下渲染中国水墨,在自我、感受、融合、变异中有自己的新的水墨陈式与语境滋生:a、意志与天行健的突域表现;b、受染世界风云与士大夫竹林七贤个性的体现;c、在天人合一精神授神中的心灵孤独的大写意。据此,它也同时彰显着一个中国水墨画家面向世界时,遵循全球化时代“互动”的核心理念,又以极其个性的艺术特质,将艺术冲击力与融合心态(《水墨层林》),以文史+民俗+西方抽象异变链中的中国心情,去面对一个文化转向,在历史延续之中将结构与创新作为中国新水墨发展的全球视角,在参与跨文化交流中,去创造新的文化现实,震动世界心弦。

人类的审美意识,总在实践中走出它的光辉来。为此,不可小嘘陈伟农先生的其它艺术作品,如雕塑、油画与公共艺术作品,便又是一例。当前西方的当代艺术,已经从传统观念之杜尚时代的反美学言行走出,呈现出对美学的回归。

陈伟农先生是潜在着全能天才的艺术家,油画、雕塑、书法等俱能。其中与众不同的油画又是陈伟农艺术的“这一个”,聪明的他总是有着自己独特的构思而使作品闪烁出特色的风采。如《抽象系列》,便是以图像中的似与不似,展示现实与内心纠结的种种,引申出人类与大自然的相生相克。在传统与创新之间,他更是运用了中国水墨的某些观念(技法),使之《无题》能在法国艺术大展中问鼎夏尔·艺术科泰大师奖。这在艺术的根本观念受到质疑的今天(相对当代艺术而言),他以自己的艺术耐力与创作思路,作了一份可贵的前缀。从而让我们能在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的前提下,将画家的意图、艺术品的表达与观念阐释的差异,拉小到一个最为统一的审美趣味上。更有《大师之门》与《突围》,在众眼麻木的状态下,画家以思索、对话与反省,让我们看到画面之外的另一个精神的质疑。在这个唯钱为上,充满变数的时代,陈伟农以他的这类画似在启示我们:我们需要什么?发展的时代最终能给人类于什么?我们不可能圈定一个历史的进程,但我们会用批判去推进理性的认识,去对现代性作深度的思考。

作为一位获得法国巴黎有着150多年历史的沙龙美术大奖的年青画家,陈伟农先生他不可能没有过渡,就直接到达圣光的彼岸。我们要关注他的过渡,那就是2000年前的《文献》。让我们回顾欣赏他的这部份作品:

《天净沙》以纯墨浓墨复盖大地,在纯浓之中又间隙(巧夺天工)以疏密之影运流于纯浓墨海之中,使之纯中有风与气之相伴,而浓中则有透亮光灵之生,在这大片纯浓墨大地上,则又以淡淡的水化墨和几笔淡墨晕水,再造了一个充满诡异的天空与远山远水使之古意“枯藤老树昏鸦”的千年吟唱,在这里得以一个现代的诠释。而另有几幅《彩墨山水》形如木刻如版画如雕塑般的立体与坚质,内以水流运行般的柔美诉说诗意与雄浑。在这里,还不得不说《江锦》与《汉字》这二幅别有洞天的作品,前一幅以机灵的蓝色缀于浑厚之上,使之既有了柔滑之感,又具飞翔生动之感;后一幅着绛红于浅墨背景之上,似林木似甲骨文字,纵横交叉,意味着绵长的历史与人类认识的过程,从而让画面与潜在的文化披上了一层思想的面纱,在色彩的灵动中让你舔尝艺术的意味。

尤其令人惊叹的,是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寒江雪》,可称陈伟农该一时期一幅伟大的作品。画家并未以大雪形喻寒江,更不让冰冻直逼天地,却以廖廖几笔素描式的勾划,影形出亭子与船只,又以白色衬托下的左上右下的二块浓墨,反衬白色的惨烈,从中隐喻惨烈之寒中所要表达的,是在此惨烈之中寒立而又不甘屈从之神韵,继尔生发出由画家中锋与偏锋在浓淡中用力向上划出的线条,型塑成向天而出的飞箭,于下面素静的寒江江面与静心独钓的场景,给予了强烈的动感与情景中再生新景的双重意境的美感:那就是严酷的现实与不屈的自由,自然的不可抗性与精神的不可压抑性。它们是对峙的,却又应该是不可缺失的!高度的哲理与深刻的文化意蕴,在这幅画里有了充分的展现。所以我要说,这幅画是从中国古代(五代十国山水)以来至当代,尤在表达唐人诗意寒江独钓上,是最现代也是最深刻的一幅地道的中国水墨画,它才是咱中国的,又是世界的!

当我们把陈伟农当作一个个案来研究时,更应把他当作一个文化现象来进行研究。于是我便想起若干年前与他的一次关于“突围”的对话,同时,也顺延这条思路引出一些新的思考:

一、陈伟农通过艺术,特别是他新水墨山水画,它的存在与灵光,带给我们的暗示和奇妙是什么?

二、《旅法十年艺术展》中显示各种作品之间灵魂内部的对话,画家在掌握一种文化和理解另一种文化的同时,它给我们丰富了什么?

三、当一种新形式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它带动我们潜在的形式应该怎样在艺海中生活与游动?

当然,早在二十世纪初,我国画坛的前辈就已在中西绘画的相互学习与汲纳上作出过探索性的贡献,如林风眠,徐悲鸿等。也有大师在相互比较切磋中曾发出过不同的声音,如潘天寿先生就曾说过,中西艺术可以相互交流,但交流的结果是要拉开距离。究其要害,在于个人风格要有独创性,形式风格也要多样性。特别是中国画与西画在本质上差别性更明显存在,这无论从工具还是从表现形式确都是现实的存在。应该说潘老的结论至今不过时,也不偏面。但问题是我们同时也看到,二十世纪以来,一些大家如李可染、黄胄、自然也包括徐悲鸿、吴冠中及现仍在海外的赵无极、朱德群等极有影响的中国画大师(家),他们的辉煌成果与之所以能达到如此的艺术高度,均有着极为明显的西画表现元素引进的因素在内。这就不得不让我们去作更深一步的思考与更高一步的眺望:

即我们当代的中国美术,在坚持自己的“中国形象”的同时,如何以新的姿态迈出它更大的步伐与竖起更高的标杆。而《陈伟农旅法十年艺术展》,恰恰在回答了潘老提出的距离说后,又分明循着跨越传统文化的普世追求和照顾文脉的本土作风之间,在以自己独立的品格,自由的方式,大海的胸怀,与新美的格调,继续着他的人生与艺术前沿探索并跨步他的命运之旅,并为中国新水墨画在国外的传播及在国际美术界的影响中争得东方水墨在时代进程中的话语权。

 

 

                    陈伟农作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孙海峰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数据...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